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首页 > 学校概况 > 总理视察

人民的好总理群众的贴心人——记周总理对肥光农业社的访问


     作者: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工农兵学员写作组 来源:《安徽师范大学学报》l977年第l期

 
    在大跃进的战斗岁月里,我们敬爱的周总理,曾来我们安徽省视察工作。一九五八年元月六日这天上午,敬爱的周总理,还专程访问了肥西县肥光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。周总理和贫下中农在一起,谈笑风生,亲如家人。在短短的两个多小时的访问中,周总理问革命,问生产,关心群众生活,关心农村医疗卫生,关心农村的教育事业和下一代的成长……   

    这里,我们记下的,是周总理当年访问肥光社的许多动人事迹中的几件事。

    幸福流水颂总理

    一九五八年元月六日,那是一个隆冬的早晨。我们敬爱的周总理风尘仆仆地来到肥光农业社视察。他老人家一下汽车,首先伸出温暖的手亲切地和大家一一握手,接着就和社主任侯守伦同志边走边谈,详细地询问着农业社的基本情况。当走到宁静的社办公室门口,侯守伦拉着总理的手恳切地说:“总理,先到里边休息一会吧?”然而,总理却摆摆手道:“劳动力都在做什么?”侯守伦指着村北的方向对总理说:“都在那边大坝工地上。”总理兴致勃勃地说:“我们到工地上看看。”

    正在大坝上劳动的三百多个社员,谁也没料到,在这数九寒天里,我们敬爱的周总理会来到自己的身边。总理没惊动正在紧张劳动的社员,举步在大坝埂上,环视着大坝全景:只见工地上人来车往,夯歌声此起彼伏,一片热气腾腾的景象。总理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他又详细地询问大坝工程情况:“象这样规模的坝能蓄多少水?”“水库修好后,有多大收益?”社主任侯守伦同志把工程情况一一向总理作了汇报。总理聚精会神地听着,不时满意地点点头。总理还沿着大坝的斜坡走到坝底,仔细察看了放水的水泥涵洞。当总理问:“修这个坝是国家投资的还是社里自办的,县里可来技术员帮助设计?”侯守伦告诉总理:“这个坝全部是农业社办的,没有要国家花钱,是自力更生,老农自己设计的。”听到这里,周总理高兴地说:“你们这样不要国家技术员设计,不要国家投资,发挥群众的智慧和集体力量,坚持自力更生办水利的精神很好,往后要多多发扬这种自力更生的精神办一切事业。”

    这时,几个往大坝上送土的社员,猛然发现了正在和社干部亲切交谈的周总理。他们一下都楞住了:“啊,这不是我们衷心爱戴的周总理吗?!”

    “周总理到大坝来了!”这喜讯,象春风,吹拂着整个工地。

    “周一总一理一来了!”欢呼声如春雷滚滚,激荡着每一个人的心扉。

    人们象潮水一样拥向周总理。周总理那温暖的大手,握住了一双双沾满泥土的手,亲切地说:“同志们,辛苦了!”

“周总理,您辛苦了。”几百人异口同声,似山谷雷呜,海啸翻腾。是啊,敬爱的周总理,您日理万机,操劳国家大事,还顶寒风,走草路,来到我们的筑坝工地,来到我们贫下中农中间,关心我们的革命和生产。总理啊,您给我们带来了党和毛主席的温暖,您给我们增添了无穷的信心和力量!

    一位鬓发斑白的老汉,一听是周总理来了,急忙甩下土筐,使劲地挤到总理的身边,仔细端详着敬爱的周总理。总理在欢乐的人群中看见了这位老汉,就亲切地迎上前去,热情地握住老汉的双手,拍拍老汉的肩膀,和蔼地问:

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 老汉激动得颤抖的双手紧紧握住周总理的手,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:“我…叫…曹典春…”

    “多大岁数啦?”“六十二。”

    总理伸出两个指头笑着对老汉说:“你还比我大两岁。”又关切地问曹典春:“挑得动吗?”

    曹典春老汉凝视着总理那慈祥的面容,一股巨大暖流顿时透遍了全身,心里象烧滚的开水翻腾着。这老汉给地主扛了大半辈子活,一年到头,累死累活,听到的不是地主的吆喝声,就是地主婆的辱骂声。解放后,是毛主席、共产党才把他从旧社会的苦海中拯救出来,今天我们敬爱的总理这样的关心他,体贴他。想到这里,老汉止不住的热泪夺眶而出。总理啊,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,我曹典春正是越活越年青,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啊!“总理啊,我干得动!”老汉激动地回答道。

    总理微笑着点了点头,又再一次紧紧地握了握曹典春老汉的手。

    周总理站在大坝埂一个高坡上,极目远眺农业社辽阔的田野和新开掘的水渠,高兴地说:“集体化好。流不完的幸福水,吃不尽的丰收粮!”这宏亮的声音,回荡在辽阔的原野上空,也深刻地铭记在肥光人民的心上。肥光人民牢记总理亲切的教导,殷切的希望。他们用辛勤的双手,描绘总理规划的宏伟蓝图;他们用冲天的干劲,实现总理展示的美好理想。

    艰苦劳动换来了可喜的收获。大坝工程终于提前十天竣工了。在庆功祝捷大会上,干部、社员一致提议把周总理亲临视察过的这个水库命名为“幸福水库”。

    亲切关怀暖人心

    在视察水坝工地回来的路上,周总理对侯守伦说:“再到社员家里去看看。”侯守伦望着不知疲倦的周总理的魁伟身影,暗暗思忖:“总理啊,您真是我们的好总理,该操的心,您都给我们操到了!”侯守伦就顺手向总理介绍了身边的女社员李延英说:“她劳动好,一家生活过得也不错。”周总理立即和李延英攀谈起来,从生产劳动到衣食住行,都一一问到了。并说:“好!那就到你家看看去吧。”

   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,和大伙走过几条田埂,高兴地跨进了李延英家的那三间茅草屋内,仔细地察看着屋内的陈设:柜子上放着的崭新热水瓶、闹钟,床上新置的棉被、花布床单,屋梁上还挂着一只沉甸甸的竹篓子……总理问:“你家里可有咸菜?”李延英忙说。“有,有。我家腌了两坛咸菜。”总理笑着摆摆手说:“我问你家腌了多少鹅、鸭?”李延英也笑了,她笑自己没有听懂总理的话,赶忙回答:“有。腌了十一只成鸭,吃了两只,还有九只。”“你们一个月能吃几次荤菜?”“四、五次。”

    李延英正要去取下篓子给总理看,总理叫她不要拿了,他亲自走上前去,用手掂了掂篓子,高兴地说“是不少。”还指着这竹篓子风趣地说:“你们这里叫它‘猫叹气’吧?”周总理接着又补充了一句:“就是猫子见了吃不到东西就叹气。”一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。李延英还乐呵呵告诉总理:“我家还养了猪和小鹅。”总理又走到门外的猪栏旁,看了李延英家喂的一口大肥猪,并对李延英和在场干部说:“要多养猪,支援国家建设。”周总理又问李延英;“你家这样的生活水平,在农业社怎样?”李延英说。“我家的生活在社里算是中等。”周总理微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 在李延英家的茅屋门前,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和这个普通农业社社员以及她的孩子,在一起合了影留念。

    走时,总理关切地对侯守伦说:“农业社要把社员生活安排好。”侯守伦坚定地点了点头,心里更充满了对周总理的无限敬意。周总理啊,您关心的岂止是李延英一户生活,您关心的是全农业社的社员!您关心的是全中国的广大人民群众啊!

    问医问药情意深

    在去工地参观的路上,我们敬爱的周总理还在一间门口挂有“肥光高级农业社医疗室”木牌的屋前,停住了脚步。社主任侯守伦同志向总理介绍说:“这是我们社的医疗室。”

    当时的医疗室,是一间小草房子,门很矮。总理弯着腰走了进去。在医疗室工作的王宏发同志,是从部队转业回来不久的年青人。他见到迎面走来的是周总理,是多么高兴啊!周总理热情地同他握握手,顿时,仿佛有一股暖流贯注他的全身,王宏发一时真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 周总理见王宏发穿着部队的黄棉袄,亲切地问他:“你是这儿工作人员吗?”王宏发答:“是的。”周总理又问他;“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?”“我是从部队退伍回来的。”

    接着,周总理向他询问了全社有多少人,一天能看多少病人,医疗室有几种药,一般病能不能治……

    周总理在同王宏发的谈话中,态度是那么和蔼可亲,问得是那么细致入微,我们敬爱的周总理,是多么关心劳动人民的疾苦,又是多么关心农村的卫生革命啊!

    “你在家看病,还是下去看病?”总理问。王宏发说:“上午在家,下午到大队看病。”总理高兴地说:“这很好。”总理还关切地问;“下去看病病人可多?各个生产队可都能跑到?”王宏发回答说:“三个大队分作三个下午跑,患轻病的,上午带信来,我下午去,患重病的随叫随去。”总理满意地说:“那好嘛!”

    周总理接着又询问到农业社医疗室的经济怎么算?医药费怎么收?

王宏发回答:“是‘统筹医疗’,社员看病的费用,到秋后分配时一齐扣除。”总理连连称赞这个“统筹”办法好。周总理并细心地问到:有重病号或外科要动手术时,怎么处理?怎么转院?等等。当王宏发讲到,曾有一个转院的患急性阑尾炎病人时,总理极其关心地问:“一共花了多少钱?病人家庭负担重不重?”在一旁的社主任侯守伦同志回答说:“这个病人家有三个小孩,是个透支户,医药费都是由社里解决的。”周总理当时十分称赞地说:好嘛,要不是集体,这样的病人就伤脑筋了,这是集体化的优越性。”

    在离开医疗室时,周总理轻轻地拍打着王宏发的肩膀,勉励他:“好好为人民服务。”周总理并转身对社主任侯守伦同志说:“你们应该把社员的生活、福利、生老病死都管好啊!”我们敬爱的周总理,他老人家对我们农村医疗卫生状况是何等的关心啊!真是;问医问药情意深,亲切关怀永难忘!

    热忱关心下一代

    我们敬爱的周总理,在视察肥光社的那天,还专门访问了农业社办的一所小学校-——肥光小学。

    周总理先来到学校的办公室,亲切询问了正在值班的女教师彭仲阳:学校什么时候办的,多少老师,多少同学,多少班级,以及教师出身、文化程度等。这位老师见是周总理来了,一时竞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还是社主任侯守伦提示她“总理在问你话呢”,这时,她才按捺住心头的激动,回答了总理的询问。

    周总理走进三年级教室,孩子们一齐站了起来,使劲地鼓掌欢迎。周总理同正在上课的王老师握了手,亲切地说:“老师好!”总理又满面笑容,摊摊双手,对着欢腾雀跃的小学生说:“同学们坐下来。”然而,孩子们激动喜悦的心情又怎么能平静得下来!他们仍然一个劲地鼓掌,鼓掌……这时,周总理就转身对王老师说:“请老师下个命令,叫同学们坐下来吧!”同学坐下来后,周总理点头说:“学生听老师话很好。”接着,总理又一一询问了这个班级的情况,并问学生是不是参加劳动?周总理说:“学生要劳动,毛主席说教育要与生产劳动相结合。”

    走出三年级教室,周总理又来到二年级教室。这里正在上算术课。孩子们见到周总理走来,一下就都站了起来,向总理热烈鼓掌。周总理连连点头笑着说:“小朋友们好,请坐下。”孩子们张着笑脸,凝视着敬爱的周总理,那肯坐下来!这时,陪同的省委领导同志说:“学生还是听老师话,老师下命令。”总理说:“好,还是请老师下命令吧!”老师把手一按,同学们终于慢慢地坐了下来。这时,周总理拿起一本语文书,和蔼地叫坐在前排的杨善芝同学念生字表,总理并弯下腰来仔细地听着。总理还翻看了语文课文,问老师:“这些课文要不要背?”接着又翻开算术课本,叫张世贵同学读一道应用题。当张世贵不认识“运输”的“输”字时,周总理说;“现在课本深了。”离开教室时,总理勉励老师:“搞好教学。”

    周总理又顺序地走进隔壁的一年级教室。一会,下课铃响了。“敬爱的周总理来了!”的喜讯,顿时在全校传开。全校二百多个师生围在周总理身边,鼓掌啊,欢呼啊,整个校园沸腾了!.…”是啊,敬爱的周总理,您在日理万机的繁忙中来到我们这农村小学校,把教育战线大跃进的战鼓擂响,带来了毛主席党中央的春天般的温暖,我们纵使拍红了手掌,喊哑了嗓子,也表达不了我们对您的热爱啊!

    周总理满面笑容,频频向孩子们点头致意。有个三年级小学生盛大银,挤到总理身边天真地问周总理:“毛主席可和您在一起?”周总理笑道:“我和毛主席天天在一起。”是啊,敬爱的周总理,您紧跟伟大领袖和导师毛主席,无限忠于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,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路线,几十年如一日,您对毛主席最忠诚,您是人民的好总理啊!

    时间不早了,周总理要离开这里了。但孩子们又是多么希望敬爱的总理能多留下一会儿啊!正当总理走向汽车准备走时,人群中喊出一声:“我们要求和总理在一起合个影!”——这一声,喊出了全体师生们的共同心愿。周总理听到喊声,马上转身走回来,答应了孩子们的要求,并亲自指挥他们在公路的斜坡上排好队,和小学生们站在一起合影,新闻记者敏捷地按了快门。人们正准备散开,周总理却又细心地招呼记者再拍一次。

    记者的摄影机,给孩子们留下了这珍贵的镜头,幸福的留念;也把周总理的光辉形象,永远留在孩子们的心上。——鼓舞着他们永远前进,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!

    整整十九个年头过去了。当年的肥光农业社,如今已是肥光人民公社,当年周总理访问过的贫农社员李延英,如今已是六十二岁的公社饲养员,县妇联委员;当年在周总理面前认字、读书的小学生杨善芝、张世贵,如今已经当了大队副书记和拖拉机手。在肥光公社,如今队队都有合作医疗,大批赤脚医生在成长;如今公社不仅有小学,而且有自己的中学,还有一所县五·七大学也正在那里创办……肥光的广大贫下中农说得好:十几年来,正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指引下,在周总理亲切关怀的巨大鼓舞下,我们才能夺取一个又一个新胜利,革命、生产双飞跃,旧貌变新颜!